洛天依同人小说-丹青阁记事同人录-第四章·冰雪与霄灯的乐章(三)

(考试终于结束了,爬回来水一章,最近还有搬校区的事情所以下章估计也会比较慢)

(这故事大概有一点主线了吧……(心虚))

4.3-春节将至

乐器培训班后面的那栋写字楼内。

“心华和家里人说了,今年在大陆过春节。她家里人到时候也会过来,大概初十一离开,也就是刚好在大陆过个生日。”乐正绫边收拾茶几边扭头和坐在沙发上看手机的洛天依说话。“嗯……诶——”洛天依正在打字呢,却被乐正绫一把揪住她头上八字辫的一环:“你就知道摸鱼,还不快过来帮忙!”“刚刚我让她去搬了一些年货上来,这时刚歇下来呢。天依也才刚放一天假。”乐正龙牙闻声过来分开二人。“行吧,小笨蛋。”乐正绫转身就去了另一个房间。洛天依才缓口气,乐正龙牙就不紧不慢地在她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沉默了几秒便开始问话:“天依你最近有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吗?”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洛天依有些心虚地把手机往自己心口合了一下。乐正龙牙伸手在茶几上摆弄一个茶杯,然后继续说:“我记得那天你似乎有什么想说,但碍于心华在,又不肯讲,整个人看着也蛮紧张的,和阿绫有关系吗?”“没、没有啦。”洛天依连忙搪塞。龙牙则耐人寻味地撇了下嘴角:“好吧,我还以为是她最近缠着你问话搞的你不愉快,团队内部没有问题就好。”洛天依把整个手机都按在了心口,略带慌乱地拿余光瞄乐正龙牙,而对方的注意力似乎都放在茶杯上,并不往她这里看。

他怎么就突然问阿绫……洛天依还在思考的时候,徵羽摩柯忽然过来拍了下她的肩膀:“天依姐我们来打会游戏吧,好久没和你玩了。”摩柯又开始了……洛天依也不想拒绝,她正无聊着,干脆就玩吧。于是她将手机收进了口袋,接过摩柯递过来的手柄。

说起来,今年好像还得去燕京表演节目。洛天依想起自己的日程安排,不由得叹了口气。过完年就得出发。这三年来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搬来歆化这几个月算是洛天依几年来最清闲的时光了。她现在只想赖在这座小城里,远离那些喧闹的声音。

 

反正又是那副脸色。粟弘煋坐在房间里的书桌前,默不作声地盯着桌上乱摆的几本书。自从他期末考失利之后在家里是天天遭到莫名其妙地指责,例如他吃饭的时候晚到了一点就会被骂“叫都不应”。不过这么多回他也就当耳旁风了,粟弘煋深知再有道理也没用,人类社会中道理有时候在权威面前不值一提。

来看看有些什么。粟弘煋无聊之中打开L站,有互联网算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至少有个地方可以散心。不知道以前的人遇到不顺心的事会做什么,出去走走吗?不管了,现在该看点什么呢?他还在搜索栏犹豫的时候,QQ忽然有新消息传出。好友申请提示……这个名字是……粟弘煋看到一个叫“小洛包”的账号添加他,来源是高中的班级群。估计是洛天依。粟弘煋也就点了通过,不过她这个时候加过来……算了,看看吧。粟弘煋回到L站的主页,随手下拉页面刷新,结果屏幕上刷出了一个他从未关注过的内容。

《一梦千宵》?还是《深渊》新春会的,《深渊》好像就是之前沈凌霄和陈道雄在聊的那个游戏,几个初中同学貌似也有玩。这画面中间这个是“雅音宫羽”?粟弘煋看到视频封面中间是一个头顶八字辫的红瞳少女。也许这就是洛天依之前回去录的新歌。粟弘煋抱着好奇的心态点了进去。

引入眼帘的首先是整个精美的界面,这似乎是L站近年来给分区新春会做的改动——单开一个可设计的界面供这个区的节目播放。乐曲开始,轻快的笛声伴着略微内敛的弦乐和鼓点拉开帷幕。前奏结束后,人声以一种娓娓道来的形式开唱。这声音……真是洛天依本音。粟弘煋一下子就辨识出了那个声音。音色上和“雅音宫羽”相比成熟很多,唱法上也更加自然,并且听不出半点修饰的痕迹。“一盏一盏,一闪一闪,从手中升起,飞去,彼岸——”歌曲后半部分的这段吟唱,一下子让粟弘煋出了神。人声伴着轻快的钢琴乐音,就如初夏清晨的风夹着微凉的水汽,温柔地飘入听者的耳中。一时间粟弘煋感觉这些天来的疲倦一扫而空,他的双眼似乎真的看到一盏又一盏霄灯从海面升起,在天边汇成一段星路。歌曲终了,而他还意犹未尽,又重复听了几遍。

这歌真不错,不过这个视频讲的什么故事呢?粟弘煋大概理解了歌词的意思,可对画面的表达不是很理解,主要是他之前也只是听说过这个游戏。或许我该搜搜详细内容,粟弘煋想着却没那么做,他的习惯是看弹幕和评论区,按L站的传统应该有人向新来的科普。但是弹幕和评论都被“双厨狂喜”和一堆表达惊喜的话语给刷屏了,他半天也没找到什么有效信息。算了还是自己搜搜看吧。这时候,他的QQ忽然传来了消息。

消息是“小洛包”发的。主要内容是问他能否帮自己看看一首歌的评论区。“哪一首?”粟弘煋很快回复。“《一梦千宵》。”对方发道。“我看过了,都是在夸这首歌,还有你新的唱腔,虽然有不少人在问到底是不是‘雅音宫羽’。”“那就好。”粟弘煋等了好久也没等到洛天依的接下来的消息。不过他大概知道洛天依这么问的理由,看来那次舞台事件对她造成的冲击真不小,连自己的评论区都不敢看。

粟弘煋继续他的搜索,大概了解了一下《深渊》的内容,但与此同时他也搜到了与此相关的不得了的节奏,这些事件他是有印象的,初中同学是开服玩家,曾在聊天中谈起。不过洛天依与其合作的话……算了,这应该也只算个二创。粟弘煋总有种不得了的预感,不过就目前这首歌的状况来看,多数人还是买账的。粟弘煋见洛天依还是没回消息,就索性把评论区截图了一些内容,顺带把“雅音宫羽”——那个早不属于她管辖的号的评论也截下来发给她看。之后他把这首歌的歌词抄录到日记本里,就去吃午饭了。

 

“今年就你和几个工作人员过去,机票信息在你手机上,记得看。我们就不过去了。”乐正绫打断了正在玩游戏的洛天依,和她讲了她去燕京的日程。“春节前就去吗?”洛天依打开手机看到起飞日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哦对了,歆化没有机场,你还得先坐火车去嘉禾屿。”“为什么你们今年不和我一块去?”洛天依问道。乐正绫略歪头看着她,沉默了几秒才说:“那边要办冬奥会,防控政策会严一点,这么多人过去不方便,而且现在新总部这里也有好多事情要处理。”“哦……”乐正绫又看了她一会儿,忽然笑着伸手揪住她的脸颊:“怎么啦,离不开我?”“唔……阿绫我没有,你松开……”洛天依两腮刷的红了,口齿不清地向乐正绫抗议。“行了,你们别闹了,该吃午饭了。”在一边坐着的乐正龙牙过来喊人。

午饭桌上,言和和心华不知道聊到了什么话题,谈得十分投机,还吸引了乐正绫;墨清弦一个人安静地在旁边吃自己的饭;徵羽摩柯边吃着东西边看手机,而他对面的洛天依也是如此。只不过洛天依有些遮遮掩掩,把手机放在桌面下的大腿上。她刚刚看过了粟弘煋给她发来的那些评论区的截图,自己偷偷松了口气。这是自己在三年前的舞台事件后第一次看社区评论。“天依一个人偷偷摸摸看些什么呢,燕京那边有什么好吃的你去年应该已经搞清楚了吧。”洛天依被龙牙的声音吓得一激灵,抬头就看到了那个男人友善的笑脸。她用余光瞟了瞟,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她这里。“对了,你到燕京记得代我们问问星尘她们。”乐正龙牙忽然转移了话题。

“当,当然会去的。”洛天依只觉得有些心悸,今天做什么小动作都好像被乐正龙牙给看得一清二楚。按理说这里都是她最好的朋友和同事,但那些事情她真的不想和他们透露,哪怕只说一个字。自从那次事件过后,我和他们的关系也有些变了……想到之前她在公司里看到的一些事情,洛天依不由得咽了下唾沫。她的鼻翼微微颤动,肺部不规律地呼吸着。

“哇,尘宝。好久没和她见面了……”心华有些怅然地讲道。“到,到时候我和她要点纪念品带给你。”洛天依知道心华和乐正龙口中那位星尘的事情,所以连忙安慰道。“谢谢天依哦!”心华的眼睛又闪闪发亮了起来。

星尘是和洛天依一样的网络歌手,也是一名少女。她本和洛天依的团队有联系,本由燕京的一家公司委托其培养。而后由于一位创作者和洛天依团队的分歧而跟着那位创作者去了燕京的公司。其后,心华和一位创作者在社区因为一首翻唱曲的问题被星尘的团队出面投诉,加之心华在大陆的代理团队由洛天依团队的旧老板管理,这位旧老板的很多做法是创作者社区很反感的,因此梁子结下,心华和星尘在社区里被两边官方禁止合在一块讨论,粉丝也因此给这俩人取了个“禁忌组”的外号。

不过星尘和心华以及洛天依等人的私下关系其实好的很,大部分粉丝也乐意看到各种形式的联动,挑动对立基本上是他们背后的三家公司。

吃完饭又和大家聊了会天后回到卧室,洛天依一头趴倒到床上。二月一号贺岁纪节目,二月二号冬奥会文化节开幕式……今年春节的事情还真是多啊。她翻了个身,仰头看着天花板。房间吊灯的映照使天花板看上去白晃晃的,让洛天依有些晕眩。去年她应邀去燕京参加春晚节目录制,那一次算是舞台事件后她心情最愉悦的一次节目。结果她不经意间听到乐正绫和言和在谈论那个节目粉丝的反应,有些人在抱怨她戏份太少,甚至于跑到春晚官方下面去吵。真是的……洛天依抬起右手,按在半空,透过指缝观察天花板反射的光。

今年不知道又会遇到什么……三年来她越发地提心吊胆,害怕社区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外边人骂她就算了,为什么社区里的人也那么吵闹……她慢慢眯上了双眼。好久没和阿绫她们线下和大家互动了,去年只有我一个人……什么时候星尘,心华她们也一起来呢……

可就这行业各个公司的状况和在L站的热度,洛天依真不敢保证哪家有实力办一场大型线下演唱会。再说还有那个病毒……

或许,我们可以自己办……一个想法忽然闪过洛天依的脑海。

 

“哦——没想到你居然会碰到这种感情问题。”看着屏幕上的文字,粟弘煋是无奈又觉得无语,他现在听了洛天依的建议,找了一位据说对情感问题比较了解的人咨询,这位是粟弘煋的初中同学,现在歆化一中高二的交际花沈蕴,也就是之前运动会期间在食堂美食社拉着洛天依介绍的那位“小广播站”。虽然和一位喜欢八卦的人讲自己的感情问题有些奇怪,但毕竟是初中同学,粟弘煋还是信得过的。

既然和她说了,粟弘煋也就硬着头皮把这事告诉了他以前玩得比较好的几个初中同学,这几位在别的高中,粟弘煋想着也不会带来什么麻烦。

总之他算是给以前的初中朋友圈贡献了点年前乐子,大伙表面上插科打诨,实际都表示对他的祝福,希望他那事能成。有过这种情感经历的人给了点建议,沈蕴还着重吹了下她高中撮合了几对。洛天依还真靠得住,没她提醒我恐怕就自己一直藏心里了。从QQ群挪开视线后,粟弘煋觉得自己的心情舒畅了一些。春节也快到了,但是我怎么一点都不期待……他翻开日记本,发现里面有一首补课期间无聊作的诗:

彼楼歌声独传响,群鸟清鸣遍四方。薄日淡光落窗框,温了冷脸心仍凉。

是那个阴天出太阳的下午,我听到隔壁楼有人在唱歌,另一边的小广场上鸟雀声清脆且惬意。粟弘煋看着日记里注明的缘由:下午出太阳了,心情略有好转。自从他把这本本子拿来写日记之后,他的情绪就和天气有了莫名的关联。那个下午确实是个好天气,可惜我不得不在教室里。粟弘煋将前些日子记录下的东西又翻看了一遍,而后便从书包里拿出练习册。他自期末考后便有一个打算,就是自学后边的内容,抢在学校的进度前把东西都搞完。这样高三或许会闲一些,而且……

“谢谢,你学的好快。”那句话……

对一个学生来说,成绩或许是最直接的东西。尽管他讨厌唯分数论,但他又不得不需要分数。并不矛盾,只要我不以分数为标准去评判别人就行了,至于学习什么的,这是我的权利。他很快就想通了这一点。至少别像班里那帮“贼喊抓贼”的(指嘴上骂别人内卷其实背地比谁都内卷的人),又当又立属于是。反正……我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粟弘煋摘下笔盖,如果能回到前十名的话,或许她会多瞧一眼。当然,他并不是那种死学的人,他清楚自己的特点是上手快深入慢,那我不如先都学过一遍,至少把所有东西理解个大概,再慢慢深入。因为时间是足够的。粟弘煋算过,仅对数学这科来说一小时他可以上手两节,而学校会花一次课多来教一节,仅补充一些特殊考题的例子。那些东西都过完再看也不迟。他将笔帽卡在笔尾,开始实施他今天的计划。

希望这些不会是徒劳。粟弘煋想着,仅指对何玉莲这件事。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请登录后查看回复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