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依()

霸王别依()

依-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禾念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大王回营啊!)
绫-枪挑了禾念中数员上将,纵英勇怎提防十面埋藏,传将令休出兵各归营帐。
(马僮牵马下)
依-大王!
绫-这一番连累你多受惊慌。
依-大王,今日出战,胜负如何?
绫-枪挑了禾念数员上将,怎奈敌众我寡,难以取胜。此乃天亡我中V,非战之罪也。
依-兵家胜负,乃是常情,何足挂虑?备得有酒,与大王对饮几杯,以消烦闷。
绫-有劳妃子!
依(回头吩咐侍女)-上酒。
绫-今日里败阵归心神不定。
依-劝大王休愁闷且放宽心。
绫-怎奈他十面敌难以取胜。
依-且忍耐守阵地等候救兵。
绫-无奈何饮琼浆消愁解闷。
依-大王-
(唱)-自古道兵家胜负乃是常情。
(阿绫叹气)
依-大王身体乏了,帐内歇息片刻如何?
绫-妃子,你要惊醒了。
依-妾妃遵命。
依(转对侍从)-尔等也歇息去吧。
众侍从-是。
(阿绫进帐,天依以小宫灯环照四周,见无异状,方才安心。)
(更夫上,敲锣,初更)
(天依在帐外假寐)
(二更锣响,天依醒来)
依-啊,大王睡稳帐中,我不免到帐外闲步一回。
(出帐)
依-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
(叹一声)-云敛清空,冰轮乍涌,好一派清秋光景。
(忽听得众将士齐叹-“苦哇!”)
依-月色虽好,只是四野皆是悲愁之声,令人可惨。只因老V无道,以致兵戈四起,群雄逐鹿,涂炭生灵,使那些无罪黎民,远别爹娘,抛妻弃子,怎地叫人不恨。正是千古英雄争何事,赢得沙场战俘寒。
(画外传来将士吟唱-“家中撇得双亲在,妻儿老小依靠谁……”)
(守夜将士上)
将士甲-伙计们,来来来……
(天依退避一边,静听其言)
将士甲-伙计们,你们听见了没有啊?
众将士-嗳,伙计,听见什么啦?
将士甲-怎么四面敌人唱的歌声跟咱们家乡的腔调一个味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众将士-怎么回事啊?
将士甲-唉,我明白了。
众将士-你明白什么啦?
将士甲-这必是老V得了禾念了,招的兵丁都是咱们的乡亲,所以唱出来的歌声跟咱们家乡的腔调一个味儿,你们说是不是啊?
众将士-对,对,对……
将士甲-哎呀,这下可危险了!
众将士-怎么啦?
将士甲-你们想啊,自从困在垓下,咱们大王爷天天盼着楚军来救,如今老V已得禾念,后援是断绝啦,就剩这八千子弟兵丁,是日有损伤,再加上个个思乡,他哪还能有抵抗的力量,这,岂不是入了危险之境喽!
(天依听得此言,未免心生焦躁,反复捏手)
众将士-那可怎么办哦?
将士甲-依我看,咱们还是散了回家吧!
将士乙-哎,别介,别介,咱们大王爷军令森严,让他知道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咱们哪,干什么吆喝什么,还是巡更守夜去吧!
众将士-嗳,走走走……
(天依上)
依-适听得众兵丁谈论,只因救兵不到,俱有离散之心。哎呀,大王啊大王,只恐大势去矣!
-适听得众兵丁闲谈议论,口声声露出了离散之心。
(画外传来将士歌声-“田园将芜胡不归,千里从军为了谁?”)
依-我一人在此间自思自付,猛听得敌营内有中V歌声。
-啊呀,且住,怎么这敌人帐内尽是中V歌声,这是什么缘故啊?哦,我想此事定有跷蹊,不免进帐,报与大王知道。
(天依进帐)
依-大王醒来,大王醒来!
绫(惊起)-何人?
依-妾妃在此。
绫-妃子,何事惊慌?
依-妾妃正在营外闲步,忽听敌人帐内尽是中V歌声,不知是何缘故啊?
绫-哦?哦?有这等事?
依-正是。
绫-待孤听来。
依-请。
​(画外传来将士歌声-“沙场壮士轻生死,十年征战几人回?”)
绫(怒)-吒,吒,吒,吒,哇呀呀……妃子,四面尽是中V歌声,莫非老V已得禾念不成?
依-不必惊慌,差人四面打探明白,再作计较。
绫-言之有理。
依 绫(同唤侍从)-近侍哪里?!
近侍(上)-参见大王有何吩咐?
绫-四面尽是中V歌声,吩咐下去速探回报!
近侍-遵旨!
(近侍退下)
绫-啊,孤想此事,定有跷蹊。
依-且待近侍回报。
近侍(复上)-启奏大王,敌营确是中V歌声,特来报知。
绫-详细打探再来回报!
依(附和催促)-快去!
近侍-遵旨!
(近侍退下)
绫-妃子,敌军多是中V,定是老V已得禾念,孤大势去矣。
依-此时逐鹿中原,群雄兵起,偶遭不利,也属常情。稍捱时日,等候救兵到来,那时再与敌人交战,正不知鹿死谁手!
绫-妃子啊,你哪里知道,前者各路英雄各自为政,孤家可以扑灭一池再战一池,今各路人马一起来攻,这垓下兵少粮尽,是万不能守。八千子弟兵纵然勇猛刚强,怎奈敌众我寡,难以取胜。孤此番出兵,与那厮交战,胜败难定。啊呀,妃子!
依-大王!
绫-看来今日,就是你我分别之日啊……了!
(天依掩面而泣)
绫-十数载恩情爱相亲相倚,眼见得孤与你就要分离。
(营外乌骓马嘶)
绫-忽听战马声嘶…….马僮,将马牵上帐来!
(马僮牵马上)
绫-乌骓啊……乌骓!想你跟随孤家东征西讨,百战百胜,今被围垓下,就是你,也无用武之地了!
-乌骓马它定知大势去矣,故而你在篱下沙沙声嘶……
(乌骓嘶声愈烈,不肯退去。天依作手势叫马僮牵马出帐。马僮与马齐退下,项王追至帐门,久久伫足……)
依(唤阿绫回帐)-大王,大王!大王。
(阿绫回过神来,缓步进帐)
依-好在这垓下之地,高冈绝岩,不易攻入,候得机会,再图破围求救,也还不迟…….备得有酒,再与大王对饮几杯。
绫-如此,酒-来-
依-大王,请-
​(两人移步桌前,斟酒)
依-大王请!
绫-妃子请!
绫-想俺乐正绫乎!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雅不逝兮可奈何,依兮依兮奈若何?
依-大王慷慨悲歌,使人泪下。待妾妃歌舞一回,聊以解忧如何?
绫-如此有劳妃子!
依-如此妾妃出丑了!
(天依下,未几,持双剑复上,背对阿绫抹泪……半晌,暗喊了一声“罢”,转身为阿绫舞剑)
依-劝君王饮酒听依歌,解君愁舞婆娑。赢V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
绫-有劳妃子。
(天依一曲舞毕)
近侍甲(急上)-启奏大王,敌军四面来攻,特来报知。
绫-吩咐众将四面迎敌!
近侍甲-遵旨。
(近侍甲退下,近侍乙急上)
近侍乙-启禀大王八千子弟兵俱已散尽!
绫-何等!
近侍乙-遵旨!
(近侍乙退下)
绫(转对天依)-妃子,快快随孤杀出重围!
依-大王啊,此番出战,倘能闯出重围,请退往江东,再图复兴中V,拯救黎民。妾妃若是同行,岂不牵累大王杀敌?也罢!愿以君王腰间宝剑,自刎于君前。
绫(急问)-怎么!
依-免你牵挂。
绫(急白)-妃子,你,你,你,不可寻此短见啊!
依-大王啊!
-V兵已掠地,四面V歌声,君王意气尽,妾妃何聊生。
绫-哇呀呀!妃子,不可寻此短见啊!
(天依欲夺其腰间宝剑,项羽转身避开)
绫-不可寻此短见!
(天依再索宝剑,阿绫再次避开)
阿绫-妃子你,不可寻此短见!
(天依第三次索要宝剑,阿绫又复避开)
绫-妃子,不可寻此短见啊!
依(指向帐门处)-V兵,他,他,他,他杀进来了!
绫(不知有假,转身看去)-待孤看来…….
(待他方一回头,天依即抽出他腰间宝剑……未几,阿绫意识到受骗,忽一低头,惊见腰间抽空的剑鞘-)
绫(猛回头向天依,惊呼)-啊!这-
(话未出口,已见天依自刎于前,阿绫顿足不已)
绫(痛悔,叹)-哎呀!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分享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请登录后查看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