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请不要对我发癫(南北糖)(其二)

“天依,我是为你好啊。”

  精明干练的女人坐在椅子上,循循善诱的劝导着眼前这个看着柔柔弱弱的女孩。

  以她的眼光来看,眼前这个女孩天赋很好,不管是声音还是长相,在她过手的那些艺人中绝对算的上是最顶尖的那一档。

  再加上这个女孩肯努力,能吃苦,再苦再累的训练都能咬牙坚持下来,演技和舞蹈更是进步更是飞速。

 正所谓“大富由命,小富由勤”,有着这样的条件,只要不作妖,大红大紫不敢说,但是成为一个三流的小明星,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

  如果再有点际遇,或者能认识一两个贵人,那么窥伺一线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样的一个艺人,现在就在她的手底下,如果可以将她捧红,那么自己赚到的钱,将会是一个现在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想到这里,经纪人看向洛天依的眼神更加的火热。

  “你现在连这个都接受不了,将来你接本子的时候该怎么办?与咱们公司合作的那些导演是个什么货色我都清楚,你不满足他的胃口,他能把镜头给你一删到底。”

  “更何况,这次点你名的,可不是什么简单人物,那位爷在整个魔都都能叫得上名字,你要是表现好点,能让那位记住你的名字,你往后说是平步青云都不为过。”

  她并没有在意自己所说的事情,会对眼前的女孩造成多大的伤害,只是一个劲的催促,想要让女孩签下这一份协议。在她的眼里,女孩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可以待价而沽的商品。

  更何况,这不过是娱乐圈中最寻常不过的代价,这个女孩不仅天真的过分,脾气也倔的和一头驴似得,无论她是诱之以利,还是以公司的名义进行威胁,她都没有松口。完全不像那些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稍微吓一吓,再扔点甜头,屁颠屁颠的就同意了。

  她觉的女孩有些小题大做了,不就是睡一觉吗?娱乐圈中,除了那些天生投了个好胎的,谁敢说自己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追梦,是要付出代价的,没有代价,谁愿意给你这个机会?

  更何况,这次点洛天依的那一位来头可不小,别说她一个小小的经纪人,就是整个公司在人家面前也算不得什么,老总见了都要点头哈腰的伺候着人家。

  这种家世,看上洛天依这个甚至还没有出道的小姑娘,对于她来说,不是一步登天是什么?

  结果这个小姑娘还不领情,居然还一个劲的拒绝这种别人梦寐以求的机会。

  她知道整个魔都有多少艺人做梦都想着能爬上大少床么?人家连正眼都不给那些艺人一个的。

  到底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孩,一点都不知道这种机会有多难得。

  “天依呀,你想一想,如果你这次能攀上高枝,咱公司之后谁还敢强迫你?往后谁还敢甩你脸色?再者,那一位外表条件也不错,比那些油腻的中年三流导演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你好好想想,就算你再不愿意,这道坎总是要你迈过去的。你是想要哭这么一次,还是之后陪那些油腻男的时候次次都哭?”

  经纪人拉起洛天依的小手,神色中满是劝诱,好像真的在为洛天依着想,试图说服这个倔强的小妮子。

  洛天依看着眼前这个变得陌生无比的经纪人,默默地抽出了自己的手,经纪人的脸色也因为这个动作而变得非常难看。

  另一只小手抓紧了自己的衣袖,手心因为紧张出了不少的汗。

  洛天依长得很漂亮,是这一份美丽,给了她打开了通往娱乐圈的大门,可是还没等她踏进这一道门,她的美貌就给她招来了这个巨大的麻烦。

  洛天依垂下眼眸,没有和经纪人对视,示弱的姿态,让经纪人以为她有些意动,立即加大了劝说的力度,但是洛天依却完全没有听进去。

  她对于经纪人的感官很复杂。

  在名义上,孙姐是整个女团的经纪人,可是洛天依能明显感觉到,平时孙姐在许多事情上都对她有着照顾,教会了她许多东西,也带着她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候。

  不仅如此,因为她的性格本身就比较柔软,不善与人争斗,所以在女团中很少去争夺C位,以至于虽然实力非常强,在舞台上却总作为边缘人物出现,相比于其他人,她的人气总是上不去。而在经纪人发觉她的实力之后,则是大力向上面推荐自己,帮助她竞争C位,给了她更好的条件,可以让她来展现自己,从那之后,自己的粉丝也是蹭蹭蹭的往上涨,人气渐渐地有盖过女团其他人的意思。

  还有在刚来的那一段时间,有时她会因为不懂规矩而闯祸,也是孙姐主动带着她去给人家赔礼道歉,帮她摆平这些事情,在这期间,孙姐就如同一个老师一样,耐心地教导着她各种注意事项。

  这种待遇,洛天依知道有多难得,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是将孙姐当做自己的领路人看待的。

  可是,现在这个领路人,在她的眼中好像变成了一个恶魔,张牙舞爪的,想要将她拖入那个深渊。

  洛天依有些不知所措,经纪人在突然之间变得如此陌生,让她都有些缓不过神来。

  她知道,在公司的眼中,她们这些表面上光鲜亮丽的艺人,不过是他们赚钱的工具,她也知道,在经纪人的眼中,对于她们的一切行为都可以视作一场投资。

  但是她没有意料到的是,在这件事情上,公司带给她的落差能有这么大。

  她就好像是一件货物,要被打包成顾客想要的样子,以一种体面的方式送到大少的身边。

  可是她不是货物,她是活生生的人,她是有手有脚,能自己生活的人。

  在进入公司前,她早就和家中断了联系,在外面打工漂泊了许久。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工作,一个人默默地练习唱歌和跳舞,再苦再累再枯燥,她也从来没有放弃过。

  那时的她,可比现在要艰难地多,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若非有好心的房东看她可怜,将租金压到了一个非常低的地步,她可能都会流浪街头。

  毕竟,她那时才十六,刚到可以合法打工的年纪,仅有的技能还是唱歌跳舞这种,所以一路只能做着一些非常累的活,赚着勉强可以糊口的一点小钱,就连生病也舍不得去医院,为了省那么一点药钱,全靠自己硬抗。

  洛天依那看似柔弱的外表之下,隐藏的是一颗坚强独立的内心。

  和经纪人想的不同,她虽然性格柔软,却从来不是逆来顺受。

  洛天依的性格就好像一汪清水,安安静静,不争不抢,但是越是险阻的地势,越是有激烈的水流。

  “我不愿意。”

  洛天依昂起头,和经纪人对视,一字一句的,咬字清晰的说到。

  眼睛如同湖水一般碧波荡漾,如同一块绿宝石般美丽,可是其中的坚定,也是如此的清晰。

  “什么?”经纪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孙姐。”洛天依昂起头,好像一只骄傲的天鹅。“大不了我退团,离开公司,不再从事相关行业。”

  “你疯了?”经纪人差异的问到,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逼得太急,洛天依精神出了问题,竟然说出了这种话。

  “你就这么舍得?现在你们团出道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你吃了那么多苦,流了那么多汗,结果事到临头,就要退出?你知不知道你会给公司带来多少损失?你知不知道你的违约金有多高?”

  说到这里,经纪人顿了一下,然后语重心长的说到。

“天依啊,姐知道你不喜欢这样,可是就像姐说的,这种事情,你根本避免不了,更何况,这团也不是你想退就能退的,之前签的那份合同,违约金标的清清楚楚,二十万。你的情况姐知道,根本掏不出这些钱。”

  二十万……如同一道天堑,横在了洛天依的面前。正如她所说,洛天依根本掏不起这笔钱。

    洛天依一顿,只不过,拒绝合作的办法从来不止一种。

  “我不会主动违约。”

  差一点就和公司撕破脸皮,洛天依说话也留了个心思,没有把话说全,但是她知道,经纪人能理解她的意思。

  “这件事情,不是我在逼你,而是公司的意思。”经纪人无奈的说到,“你知道的,公司的决定我也无权更改,况且哪位大少都开口了,公司也不敢不听。”

  眼见说不通,经纪人巧妙的换了一种话术,三言两语之间,又把自己摘了个干净,试图通过这种迂回的方式劝说洛天依。

  “所以天依啊,姐也是为了你好……”

  听到经纪人又要念经,洛天依皱着眉闭上了眼,眼不见心不烦,絮絮叨叨的左耳进右耳出,权当耳旁风。

  ‘什么都不要答应……在阿绫来之前,什么都不要答应……’

  ‘可是这件事情牵扯到公司,阿绫不会有危险吧?更别说后面还有个什么大少……’

  天依在心中默念着乐正绫的叮嘱,可是想到了孙姐口中透漏出的一点信息,又担心起了阿绫。

  ‘真是的,我话还没说完就挂电话……’

  天依现在心中忐忑不安。

  她当时慌了神,第一时间想找人求助,可是,那简短的通讯录中,出了工作上的同事之外,也只有乐正绫的联系方式了。

  乐正绫是一个吉他手,或许对这些合同之类的比较熟悉?洛天依当时就抱着这样的想法,也算是急病乱投医,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给乐正绫打了一个电话。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洛天依有且仅有这么一个朋友可以依靠,原本或许亦师亦友的经纪人会是她的第二选择,可是现在,再无他人。

  现在回想起来,洛天依却恨不得回到那个时候,给自己一巴掌。

  ‘自己的事,还将阿绫牵扯了进来,自己出了什么问题都无所谓,万一阿绫有个三长两短……恐怕自己下辈子都不会放过自己。’

  可是阿绫当时强硬的挂掉了电话,言语中的自信,让洛天依不自觉的信服了。

  ‘无论如何,阿绫都不能出事。’

  握紧了自己的衣角,洛天依暗暗下定了决心。

  ……

  “无论如何,天依都不能出事。”

  乐正绫冷冷的抬头看着“星川娱乐”几个大字,环视了一圈围上来的人群。

  “去吧你们老板叫来,不然我今天就砸了你们公司。”

  魏雅看着乐正绫这砸场子的势头,并没有什么意外,倒不如说十分熟悉。乐正绫本来就不是什么安分的住,在京城的时候,可没少找这种茬,也就是近两年才消停了一点,结果这个什么星川娱乐直接撞到了枪口上。

  想到这里,魏雅默默地在心中给这家公司的老板默哀了一下。

  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娱乐公司,招惹上了乐正绫这个煞星,这家公司基本上可以宣告凉凉了。

  说起来,就算之后乐正绫不动手,她也不会放过这家公司的,绝对安排的干干净净。

  眼前的人群涌动,人群后有人跑回了大楼内,似乎是去找老板去了。其他人绕着乐正绫围成了一个大圈,没有人敢上前招惹这个一看就不好相与的女孩。

  豪车在魔都随处可见,但是能把豪车像不要钱一样随便撞的,这些职员还是头一回见。也得益于魏雅的莽夫行为,一时间竟然震慑住了所有人。

  乐正绫看了一眼那些畏畏缩缩的人,也没有和这些打工人为难,一马当先的就走进了大楼。

  乐正绫往前走,人群往后退,直到她走到了接待处,看向柜台后两个战战兢兢的小姐姐,一只手搭在柜台上,漫不经心的问到。

  “你们老板办公室在哪?”

  小姐姐大气都不敢喘,慌忙的报出了楼层,在心中祈祷着乐正绫不要为难她们。这也没办法,得罪了老板大不了换个地方打工,可是要是得罪了这些二世祖,第二天还能不能见到太阳都不好说。

  “知道了,多谢。”

  乐正绫在柜台上随手摸走了公司的名片,纤长如玉的手指夹着卡片,背对着前台小姐姐挥了挥手。

  长至膝盖的发辫随着她的步伐甩动,仿佛都带上了飒爽的感觉,虽然行事霸道,却让人忍不住侧目。

  小姐姐瞬间忘了刚才的压迫感,两眼放光的看着乐正绫的背影。

  而一旁的魏雅则是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脸上,不敢置信。

  “这家伙,变化怎么这么大?”

大门被粗暴的打开,乐正绫面无表情的走进房间。

  房门外是乌泱泱一大群员工,但是没一个人敢拦住她,就这样一路目送着乐正绫找到地方。

  经纪人被踹门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扭头看去,刚好和乐正绫对上了视线。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经纪人一直在房间里尝试说服洛天依,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突然被打扰,心情顿时差到了极点,想都没有想的就厉声呵斥道。

  “好大的架子。”乐正绫冷笑道,迎着洛天依惊喜的视线,一屁股坐到了她的身边,嚣张的翘起了腿,一副没把对方看在眼里的样子。

  “今天小爷我就坐到这里了,我看谁敢动她?”

  这个时候,经纪人才发现是一个没见过的陌生面孔,不过这人嚣张的话却让她快要被气笑了。

  这年头怎么什么愣头青都敢往外蹦?真以为自己是电视剧里的主角,要来英雄救美?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闯进来的少女,流里流气,不像是什么良家子,身上的衣服虽然搭配的好,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当下任何有名的品牌,估计也就是什么街边小太妹。

  也就这种混混太妹喜欢热血上头,为了一些所谓的义气干这些事情,可是残酷的现实很快就能让她们意识到什么是成年人的世界。

  想到这里,经纪人的轻蔑更加明显,几乎是快要不加掩饰的表露了出来。

  “你又是谁?来多管闲事?我好言在先,这件事情不是你这种人可以碰瓷的,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不要给我的工作添麻烦,好吗?”

  “我是谁?”乐正绫笑了,笑的非常张扬明媚。

  好像很久没有听到有人问她这个问题了,这种感觉反而让她非常怀念。

  “我就是一个寄住在天依家里的普通人罢了,但是我今天就赖在这里了,我看你能拿我怎么办?”

  眼见这人说不通,经纪人也不墨迹,当场就给前台打了个电话,不由分说就将对面骂了一个狗血临头。

  “保安呢?吃干饭的?你们是怎么把这种人放上来的?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就滚!公司不要吃干饭的!”

  “等下,你说什么?”

  保安部的队长战战兢兢的给她将之前的情况说明了一下,让经纪人十分诧异,甚至有些理解不能。

  “就她?开豪车撞公司大门?”

  经纪人抬头看了一眼乐正绫,乐正绫却根本没有正眼瞧她,而是笑眯眯的低下头,看向了被她霸道的圈在怀里的洛天依。

  “怎么样?惊不惊喜?”

  “阿绫……你不该来的。”

  靠在阿绫怀里,洛天依久违的感觉到了那种名为“安全感”的东西,让她忍不住往乐正绫的怀里钻了钻,想要享受更多的温暖。

  可是温存过后,还是要面对现实,洛天依想到接下来她要面对的东西,就感觉前途一阵渺茫。

  “这件事牵扯太大了,我怕你也被我连累……”

  洛天依不知道乐正绫的底细,虽然通过平时生活中的一些细节,能猜出来乐正绫的身份并不简单,可是洛天依不管怎么样,都不愿意看到乐正绫为了她而深陷险境。

  况且,这次想要她的人……正如经纪人所说,不要说是她一个小小的未出道的艺人,就是整个公司都在人家面前掀不起风浪。

  “放心,交给我就好。”

  乐正绫将自己修长的手覆在了洛天依因为紧张而握紧的小手之上,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

  洛天依不安的扭了扭身子,轻柔的吐息打在耳垂上,让她的耳朵有些泛红。

  可是接下来要面临的问题很快就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可是,那个人……”

  乐正绫有些不爽的撇了撇嘴,轻柔的拍了拍洛天依白皙的小手,安慰道。

  “没关系,相信我。”

  听到乐正绫这么说,洛天依的眼中似乎闪过了一道光,她就好像抓住了那稍纵即逝的希望。

  “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不知道。”乐正绫无所谓的耸耸肩。“但是他肯定知道我是谁。”

  虽然都是二代横行的地方,不过魔都这边和京城到底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而乐正绫曾经在京城的时候都无人敢惹,更别说来到这里。

  “嗯,好吧。”洛天依看到乐正绫这么有底气,心中却有些忐忑。

  如果乐正绫比不过那位司马大少,那就是她连累的乐正绫,可能还会影响到乐正绫的家业。

  可是如果乐正绫真的不怕那位司马大少……

  洛天依的眼眸有些暗淡,心中某些曾经存在的恐惧开始不断的扩张。

  “阿绫这么厉害的话……千万不要扔下我一个人……”

  洛天依抓了抓乐正绫的手,低声说道,声音中似乎带着一点哀求。

  这好像还是她第一次主动和乐正绫亲近。

  可是,她真的害怕,她真的无法想象自己失去了乐正绫,然后回到那种无依无靠,一个人孤身漂泊的日子。

  乐正绫诧异的看了一眼洛天依,不知道今天洛天依为何会说出这种话。

  可是还是做出了回应,牢牢地抓紧了洛天依的小手,将她往自己的怀中揽的更紧了一点。

  “你到底是什么人。”

  挂断电话,经纪人惊疑不定的看着腻歪在一起的两人,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对着乐正绫发问道。

  “关你屁事?”

  乐正绫眼皮也不抬,悠悠的回答道。

  对于这种人,她向来是连一点眼神都懒得施舍的。

  “这件事是我的错,但是那是司马大少的要求,我们也是被逼无奈的啊。”

  到底是长久在这种场合摸爬滚打,被如此粗鄙的回答,经纪人脸上刚刚扯起的笑容仅仅是僵硬了一下,然后就恢复了正常,开始不动声色的拍起了乐正绫的马屁。

  “这种事情您也知道,普通艺人那能避免?不过今后小洛有您帮衬,日后片子什么的肯定不用愁。”

  “不过,司马大少那边,是不是能劳烦您去说一下?我们这边只是一个小小的娱乐公司,实在是没有在人家面前说话的底气啊。”

  经纪人赔笑着道歉,一点也看不出刚才的盛气凌人。只不过,说的话却也不怎么老实。

  乐正绫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这让经纪人心里犯嘀咕,根本拿捏不准这个主是个什么来头。

  “行了,我的大小姐,我把那个家伙给你带下来了。”

  这个时候,门再开了一次,魏雅身后跟着一个畏畏缩缩的胖子,从门口走了进来。

  这让经纪人目瞪口呆:“老板?”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分享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请登录后查看评论内容

V次元-依の小天地——锦依卫的聚集地、洛天依作品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