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依同人小说-丹青阁记事同人录-第三章·桃花与睡莲的诗篇(二)

(今天才找到文章发布的入口,前面的章节在我的帖子里。b站专栏也有,名字同。)

3.2-纸条,风声与水彩

最近在年段里有些同学在传一种纸条,上面写了一些很不好的内容。班主任说话时的神格外严肃,甚至夹带了一点愤怒,“总之年段里现在在没收相关物品,我们班如果有人持有赶紧上交,这已经涉及违法了。”台下的学生们都互相看了看,有些人还在偷笑。

“然后讲一个事,就是大家也都是快成年的人了,又一些冲动的情绪很正常。但是我们是要高考的,要想清楚什么事情最重要,不要追求刺激。女孩子们眼光不要太低,什么一杯奶茶就把你骗走,男孩们不要看到谁好看就起念头……”班主任念到这里的时候抬眼环视了一下班级,又接着说,“年段现在准备开始抓谈恋爱的,某些同学趁早商量,该分掉就分掉。”

她讲完了,冷冷地看了学生们一眼,转身出了教室。

教室里又开始吵闹。“好了我来跟你们说。”高瑜叫了下粟弘煋和洛天依,等他们两人转过来便开始讲述事件的细节,“就是八班的一对情侣,玩得有点大,上课在那里互相摸啊,去对方家里呀,甚至在图书馆里……”他欲言又止,沉默了一秒,又接着讲:“……然后他们经常用纸条聊天,那个女的有个舍友一天撞到了她桌子,抽屉里洒出来很多那种纸条。上面聊的话都很那什么。然后就有几个人把那些纸条誊抄了一遍,在年段里传。”“啊,怎么能这样……”洛天依听了之后把眉毛耷拉了下来。

“然后就传了好几周,最后十九班,就是那个文奥班,有几个人在看的时候被他们班主任发现了,她同时也是副段长。这下反正闹大了,据说年段昨天开了一晚上的会来讨论那件事。”高瑜说完了,王山忽然就插了一句嘴:“你怎么知道?”“啧,我见过别人看啊。”“哦,那你也看了,一起抓起来。”“不是,我就是看别人看过,我没说我亲自看了。”高瑜整个人都陷入了茫然。

王山头也不抬地做他的自己打印的教辅材料,同时还嘴道:“你不看你怎么知道内容,你肯定看了。”“行行行,你说的对。”高瑜冷漠地应和道,一旁的粟弘煋却看不下去了,直接骂了一句:“王山你有病吧,又没和你讲!”“啧,我听到你们在讲。”他依旧不抬头,口气依旧轻蔑。“这人就有病,别管。”高瑜推了粟弘煋一下,摆手示意他别理会。但王山似乎是不依不饶,他故作无辜地说:“干嘛!”“啧!”一声很小的啧声引得王山抬了头,他看到洛天依正有些生气地瞪着他,他向来只敢抬杠同性,这一番算是老实地闭了嘴。

坐在前面的二人转了回去。空气沉默了一会,洛天依率先发话了:“就,歆化一中不是这里一流的学校吗,怎么会有这种事?”粟弘煋偏了下头,瞄了一眼那双被震惊的绿色双眸,平静地讲道:“这里的人或许成绩不错,但不意味着道德就高尚。在我们班就有某些……(他是指自己斜后方的那位),还有考好了不可一世,考差了一句话也讲不出的人。你还记得我之前说的那次研学,穿红军的衣服扮鬼子。哦对了,还有个教历史的老师,整天传播一些唱反调的东西,上过它一节课就令我恶心。”

“嗯……”洛天依听完之后,没有再发表任何话,上课铃也响了,粟弘煋望向窗外的天空:那里的灰扑扑的云层正在散开,天马上就放晴了。真是烦人,只能下节课下课出去转转了。

 

高二年段组的这次行动,非但没有消除纸条事件在歆化一中的影响,反而让本来很多不知情的学生都了解并对纸条产生了好奇。虽然真正的“纸条”已经被年段尽数收缴和销毁,但是那些传播者们早就拍照做成了电子版。恰逢信息技术社团搭建的校园专属网站测试,四百多名注册了那个网站的学生在网站上看到了电子版的纸条,这下可就引爆了校内的舆论,这些天几乎每个班都有谈论那对情侣的学生,只不过他们吸取了前人的教训,十分收敛。

 

粟弘煋自然对那些没什么兴趣,甚至可以说厌烦。不就是一个八卦吗,有那么好讨论的吗?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可烦躁了,看到什么都有点窝火。傍晚在食堂吃完饭后,他边想边走向教室。难道真是天气吗?刚到教室门口,他便看见何玉莲站在讲台上鼓捣着一堆东西。

“诶,你来的正好,我们班的水彩颜料到了。”何玉莲见他到了,便连忙招呼他过来帮忙。他就走过去帮何玉莲把每瓶颜料和每支笔刷都拿出来摆好。一共有十二种颜色,和六把粗细不同的笔刷,还有一个调色盒和一个调色盘。“我们真的要用这个东西画吗?我没用过水彩。”粟弘煋问她。

宣传委员犹豫了一下,然后回答:“呃……我也没用过,那个,既然你会画画你应该能搞懂。我看网上介绍就是把它和水拌一下,然后上一层颜色干了之后可以直接拿别的颜色覆盖上去的。哎反正别班都用了,我们不用就落后了。”不是,小姐,你也没搞懂就拿来直接用……粟弘煋无奈地想。他并没有直接说出来,因为他觉得以他现在那烦躁的心态,说出来的语气绝对很冲。

行吧,用就用吧。粟弘煋抬了把椅子,放到后黑板前。然后又将那一堆绘画工具都摆到了后排的一张空桌子上。让我看看,用什么颜色……粟弘煋在右边画的是一个手捧红书,身穿歆化一中校服的少女。就先折腾校服吧,脸的颜色还要调。他找到朱红色颜料,拧开颜料瓶盖,用一支中等宽度的笔刷挖了一块在调色板上,又把笔在水里蘸湿了,抹走一份颜料便开始涂色。

何玉莲也搬了张椅子,在左边画了起来。这颜色……怎么有些不对劲?粟弘煋把那一抹朱红涂满一半的衣服后发现颜料十分淡,站远一点甚至觉得根本就没有颜料。应该是水多了。他伸手触摸了一下已经干的部分……那些颜料在黑板表层结成一层薄薄的硬壳,由于他不均匀的涂抹手法,那层颜料摸上去就如一棵老树的树皮,坑坑洼洼,而且有些脆,稍稍用力就能听到细微的断裂声。

粟弘煋又挖了块颜料铺上去,但红色的深度依旧不高,连它在调色板上的深度都不如。明明已经抹了那么多了,为什么还是这么浅,我也没掺白色呀?粟弘煋满脸狐疑地跳下椅子,观望了一下,决定拿起那瓶标注“深红”的颜料来涂。

这下好多了,就是有点费颜料。粟弘煋终于解决完了衣服的部分,这个时候何玉莲从椅子上下来,理了理她凌乱的头发,走过来问他:“粟弘煋,你能帮我看一下我那边的情况吗,我怎么感觉它这个涂上去好浅。”粟弘煋下来对她说:“得多涂几层,这颜料感觉比实际标的浅一些。”“啊?”何玉莲有些吃惊地看着已经被他挖出一个小坑的深红色颜料,局促不安地捏了几下已经被染上颜色的手指,“那不是画一次就要用掉好多……而且要好久……”
   “呃……要不说学艺术花钱呢。”粟弘煋耸了耸肩。“好吧,我再去涂几层。”何玉莲有些泄气地说,但还是拿起色板和颜料去工作了。

如果用黑色来涂头发的话,这黑绿色的底板该怎么搞。粟弘煋只剩人物的头发和脸没涂了,他在犹豫要用的颜色。这个时候黑板报小组的第三位成员黄莉昭可算是出现了,她在一边跟何玉莲聊了会天才拿起笔在一个角落开始涂色。

粟弘煋决定去别班看看,瞧一下他们是怎么用颜料的。于是他放下画笔和颜料盘,从后门跑了出去。

九班……没有,八班,就这里吧。他站在八班后门往里看,见他们的后黑板上用渐变色画着一片连绵的山脉。这个画手真有水准,粟弘煋仔细观察了颜色延展的方式,但纵观整幅黑板报,都没有他想要的关于人物的画法。他又去观摩了一下七班的,依旧没有收获。只能先走了,抓紧时间再画一些,不然要上课了。他飞快地往回走,却在八班走廊瞥见了吴亦锡和林华都,那两人正互相拉扯着向窗户里看。

不管他们。粟弘煋从后门进入教室,正要回到自己的工位上时,门边涂边框的黄莉昭却忽然冲他说:“你跑哪去了,我们在这画你怎么消失了?”“我快画完了,去别班看看颜料怎么用。”粟弘煋冷冷地回应道,莫名其妙,明明你干的活最少。他有些窝火地重新站上椅子,拿起画具。就直接用黑色吧,真是烦人。他刷刷刷画好了头发,又用白颜料重新勾了一下原来粉笔画的线。脸的颜色……粟弘煋揉搓了一下沾着颜料的手指,得自己调了,总共就十二种。

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多,因为这是十班第一回用水彩出黑板报,所以围观的人不少。“你一个小孩子,居然去看那些!”“不是!我只是好奇!”粟弘煋正在调颜色的时候,吴亦锡和林华都互相揪着对方的袖子,边拌嘴边从后黑板前狭窄的过道挤过来。“哎呀!”林华都的脚忽然勾到了何玉莲踩着的椅子,椅子晃动了下,把站在上面的人吓了一跳。“都跟你说了不要拽我!”“来来来!这里!我们观摩煋哥的画。”两人纠缠着来到粟弘煋旁边。

“你们这是……”粟弘煋一脸困惑地看着嬉笑的二人。换了座位之后,他就有些少与他们打交道。“我跟你说,这小子去看了那个‘圣经’!”吴亦锡嘿嘿坏笑地揪着林华都对粟弘煋说,这一下粟弘煋更困惑了,他放下调色板,问:“什么‘圣经’?”“哎呀,就是八班的那个,他们把抄本分成多个版本,什么‘圣经’,‘龙之卷轴’,我刚刚还带他去见识了一下女主角。”吴亦锡得意洋洋地拉着正在笑的林华都,后者在嘴里嘟哝着什么一句“……要不我们下次用一点小道具……”,想是那‘圣经’上的话。

“我现在忙着,你们要不去别的地方,这里都是东西。”粟弘煋对那纸条可没兴趣,他只想赶紧把颜色调出来。“行行行,不打扰煋哥了,走!”二人扭在一块,往教室前面走去。

加一点棕色,多来一点白……搞出来了。粟弘煋立马把颜色抹上去,然后用细笔勾画出五官。真是麻烦。他一点都不习惯拿软笔画硬板。他惯用的绘画工具是自动铅笔,中性笔和彩铅。不过……怎么看着有点面如死灰……他看着自己画的人物的脸,跳下了椅子,看着那一堆颜料发愣。

“那个,你是不是该画点腮红什么的?”洛天依的声音忽然传来。粟弘煋转头看见她站在离黑板不远处观望他的画。“有道理。”他自言自语一句,用浅红色颜料慢慢调出粉红色,在人物的脸颊上轻轻扫了一层,而后又用水冲淡颜色,慢慢在脸部的其他地方抹上,勉强画出一点血色。

就这样吧,要上课了。粟弘煋把自己那一边东西都收拾好,站到后面一些的地方端详了一下自己的画。“我怎么感觉你画的有点……怪?”林华都在他旁边仰头看着,同事疑惑地问。“我也觉得,但这个颜料我真搞不懂。”粟弘煋现在还不清楚,但他之后过了很久想起来这件事却一下子明白了问题所在:一是单纯的铺亮色颜料在黑绿的黑板上会显得突兀,如果那是白底的画违和感就会少很多;二是他在勾线的时候有一些线错位了,本来的透视关系被改变;三是他那天没有表现明暗关系,严格来说就是个半成品的画。

另一边何玉莲也从椅子上下来了,她伸手用手背稍稍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她的双手已经被水彩染得五颜六色。而在下位画边框的黄莉昭把画笔随手扔回装放的盒子里便拍拍手去找她的好姐妹聊天。

“那个,我想我们明天中午就把这个飘带涂完吧。”何玉莲过来找到粟弘煋,说道。粟弘煋正在整理颜料,听到她的话之后便回应道:“得去拿请假条,现在寄午生中午出个门是真的麻烦。”“对哦。”何玉莲想起自己也是个“绿牌”,不由得有些泄气,“真是麻烦。”“玉莲玉莲,你们这个颜料怎么看着有点怪?”路过的李瑛筱在观摩了黑板报之后问道。“这、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头一回用。”她窘迫地回答。“你们是不是根本没搞懂怎么用啊,我看别班都很漂亮。”林彩云趾高气昂地点评道。“呃,是有点不懂吧……”何玉莲尴尬地笑着说。

这家伙怎么回事,上次选歌的时候就觉得哪里不对。粟弘煋在一边收拾画具的时候听到了她们的对话,只觉得有某个家伙说的有些过分了。这时候,晚读课的铃声响了,何玉莲也借此机会逃离了那两个人,去洗手了。粟弘煋则把工具都搬到教室的图书角之后才去处理手上那花花绿绿的东西。

他回到座位,见洛天依抱着本书却发呆不念。反正她是个保送生,念不念没什么影响了。粟弘煋长舒了一口气,拿起课本寻思着找篇背诵课文来背,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静不下来。真奇怪。粟弘煋颠来倒去地翻着书页,纸张哗哗的响,但他却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怎么一直在翻书啊。”洛天依在一边问了一句。“我……有点烦躁,不知道为什么。”“嗯……黑板报的话我觉得你们已经做得不错了,毕竟是第一回用那个颜料。”“也许吧。”粟弘煋还是觉得烦,心头像有火在烧。

要不做点别的。他拿起数学作业,写了两道填空便又写不下去了。周边的人都在摇头晃脑地念书,嘈杂的人声中偶尔会窜出一两个特别明显的声音。真是奇怪呢。粟弘煋被同学们的念书声吵得有些晕眩,就拿着书站在座位边,偶尔动两下嘴皮子,但其实什么都没做。他就那么无所事事地度过了这节晚读课。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分享一下吧
点赞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请登录后查看评论内容

V次元-依の小天地——锦依卫的聚集地、洛天依作品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