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依同人小说-丹青阁记事同人录-第三章·桃花与睡莲的诗篇(三)

3.3-红颜料与红苹果

第二天,天空不再像之前以灰白为主调,而是在云和云之间的缝隙中填充了一点蓝色。但是太阳还是迟迟不出来。

课间操依旧没有跑操,粟弘煋、叶飞还有洛天依三个人在十班和十一班交界的那段走廊聊天。其实也就叶飞在和洛天依聊“雅音宫羽”,粟弘煋就是被叶飞拉过来旁听的,叶飞似乎打算把他培养成“雅音宫羽”的粉丝。

“到时候在元旦晚会上会唱一首……嗯,就那首《霜雪千年》。”“好好好,我非常期待。”在听到洛天依透露了自己在晚会上的节目后,叶飞兴奋得两眼放光,《霜雪千年》是“雅音宫羽”和另一个up合唱的一首歌,据说歌的词曲作者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写好这首歌了,直到她俩出现才拿出来给她俩唱。不过这首歌的原唱少有人知,粟弘煋是在那天查询资料后才了解这首歌的故事。

“煋哥听过没?是不是比翻唱的那些要有味道?”叶飞把脸转向粟弘煋。“比翻唱的人多了一些东西,但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没人知道原唱。”粟弘煋回答。洛天依听到这个耷拉下脑袋一下,但随后立即抬头从容地说:“毕竟是小圈子嘛……知道的人少,虽然过分的是有人盗用那首歌还标原创歌曲《梨花香》……”“对那个真的不能忍!”叶飞气愤地说道。

“咳——”回到座位,洛天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和自己粉丝当面聊天可真累。”“他反正不知道你的身份。”粟弘煋说。“诶,你旁边那个大袋子是什么?”“是床垫,中午拿去宿舍铺的,我现在那里还是草席。”“唔!”洛天依听到这句话打了个激灵,“你是真不怕冷。”“还好吧。”他草草回应,总感觉自己似乎忘了什么事情,中午要干什么来着?

天边的云层在慢慢碎解,光线渐渐地渗出,本来灰色的冷风总算是明亮了一些。

终于要放学了。粟弘煋拿着笔在书上乱画。中午得赶紧把床垫拿过去,再这么下去估计会感冒。铃声响起,粟弘煋提起袋子正要走,突然看见何玉莲拿着一张纸到讲台边找班主任。“我去!”他可算想起来了今天中午要干什么,但是这个时候郑尚裕人已经跑了,他可不知道请假条在哪里。粟弘煋懵了,他不知道该干什么。先吃饭。他下了决定,起身飞奔向食堂。“砰!”“哎!”他起身时不慎把桌边的水杯推倒在地上,吓了洛天依一跳。

“这是怎么了……”缓过神来的小姑娘发愣地看着那个空座位。

运气真好,这有一队没人。粟弘煋冲进食堂,见有一个窗口没有人排。他气也不喘,跌跌撞撞地越过一排排桌椅,几乎是撞到了那个窗口上,把打菜的阿姨都唬了一下。

快速打完饭找好座位,粟弘煋头也不抬地吃了起来。往常他会边吃边看食堂电视中午放的新闻,但现在他脑子里就一个念头:赶紧吃完回去画。他也不清楚自己的脑回路出了什么问题,其实当时问一下郑尚裕同桌王冬箖就能知道请假条在哪里,马上找老师签了就行。可是他现在却想着自己直接把颜色填完。

收好碗筷,从食堂出来,粟弘煋逆着赶来吃饭的人潮,大步流星地往教室跑。跑到一半他忽然意识到这样会出问题,于是改成大踏步地往前走。

终于是回到了教室,此时房间里空空荡荡,门窗都开着,时不时吹进来一阵风把桌上的书本纸张掀起来。粟弘煋猛吸了一口气又吐出,希望自己的心跳赶紧平静下来。他抬手看了下手表,十二点零九,一点关门,有四十多分钟。粟弘煋把放在图书角的那盒工具都搬了出来,顺手拖了把椅子到后黑板前。他也不管这么拖产生的噪声,反正这个时候都去吃饭了。

他的任务是给一条缠在华表上的飘带上色。飘带横纵都延伸了半个黑板,所以工作量不小。昨天用的是深红的颜料才勉强画出了红色的效果,今天还是和昨晚一样直接铺吧,粟弘煋直接用最大尺寸的笔刷挖了一块颜料压在黑板上,顺着轮廓开始涂抹。有点干,加点水吧。他又去找了个小杯子装水,用来蘸笔刷。

十分钟过去,他才画了三分之一,而且已经干了的颜料看上去莫名发暗,并不能达到他的预想。

胡珊阑从教室后门进来,仰着头看了一眼忙活的粟弘煋,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写练习。

真是麻烦。他又挖起一块颜料,继续涂抹。在十二点半的时候,他总算是铺好了一层薄薄的颜料。但是现在的飘带就像是在灰尘了打了个滚,暗黢黢的,看着毫无生气。

粟弘煋硬着头皮又往上刷了一层,这个时候教室里又进了几个人,大多都是看了他的工作一眼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要四十分了,粟弘煋扶了下酸痛的腰,有些焦急地看着还是没有活力的飘带,其实到这步也就差不多了,剩下的扔给何玉莲和黄莉昭画就行,大头他已经做完了。但此时,粟弘煋莫名有一股执念:他要在回宿舍前把这副画整完。

两层不够就三层。这一次他往深红颜料里加了朱红色,调好了再往上涂。他也不管什么颜料成本了,直接大块大块地挖出来糊在黑板上。然后再在这里加一些亮红色,看着应该就鲜艳一些了。他开始微调飘带各部分的颜色细节,终于是调得能看了。五十三了,得走了。他盯了下表,又看了自己的作品,这样应该就没什么要画的了。他甩了甩有些麻木的手臂,顾不上还没放好的工具和满是颜料的手,跳下椅子就要收东西离开。

粟弘煋回到座位挎上书包,提起袋子正要走,忽然看见林华都在教室闲逛,便立即找到他说:“你一会和你同桌,就是何玉莲说我基本画完了,她自己看看有没有什么要修的。”“哦哦……”林华都应答的声音刚落,粟弘煋转头便冲出教室,一路迅速地跑下楼梯,估计整栋楼都听到了他踢踏台阶的声响。

天空中厚重阴暗的云层已经完全消融,此时太阳正躲在一片洁白的薄云后面,空旷的马路上渐渐出现了教学楼和树的影子。

冲出教学楼大门拐弯,这时候粟弘煋已经有些气喘吁吁,毕竟身上负着二十多斤的东西——这家伙每次都把一些不必要的书塞书包。他在路口缓了缓,继续向前跑了几步,却在路边撞见了慢慢走向教室的何玉莲。

“你、你要回宿舍?”何玉莲有些诧异又有些失望地瞧着他。“对……”粟弘煋此时还没回过气,他用力地吞咽了下,才吐出了接下来的话,“那个……我已经把能涂的都涂完了,你一会儿看看有没有什么要修改的地方。”

粟弘煋挪了下脚,踩到了路砖上的一根小树枝,清脆的声响传了很远。他挺直身板,尽量不让自己摆着一副被行李压弯腰的样子。刚刚他跑得太猛,双肩已经被背包的背带勒得发疼。太阳总算从云后面探出来,伸了个懒腰,把久违的光芒洒向这座城市。

何玉莲看着对面这个背着小包拎着大包还喘着气的人,沉默了一秒,便说道:“嗯……我知道了,只是你怎么没拿请假条?”“不好意思,给忘了,所以就赶着先画了。”“好,好吧,我知道了,你快回去吧,要一点了。”“抱歉麻烦了。”他快速回了一句便掠过何玉莲向宿舍跑去。后者则继续慢腾腾地向教室走。

粟弘煋就如一架死飞自行车在冷清的马路上一路狂奔,在宿管关门前两分钟回到了宿舍。他的舍友们都很惊异这个点了他还跑回来,换作他们就直接在教室了,反正寄午生点名又不是天天有。粟弘煋全身发颤地铺好床,然后去阳台洗掉了手上的颜料,回到床上倒头就睡着了。

“你水杯掉地上了,应该没坏吧。”“就是掉了块漆,谢谢你帮我捡起来。”下午写字课上课前,粟弘煋一边观察自己的水杯,一边回答洛天依。“话说,”洛天依枕着手问道,“你中午出了什么事,那么着急?”

粟弘煋便把中午的经历给她讲了一遍。

“其实完全不用这么急的,照你的说法,其他人似乎回来就没画了。”“确实,这黑板基本就是我离开时的样子。”粟弘煋回头看了下黑板,“可能我只是怕失约。”“总感觉你最近干什么都挺急的,嗯,应该没问题的吧?”洛天依关心道。粟弘煋放下水杯,犹豫了一下,回答:“不知道,估计是天气。”“现在可是大晴天……好吧,希望你后面能平静下来。”“谢谢,不过,你为什么关心这个?”

“嗯,我们应该也算朋友了吧,之前你帮了我叶飞的事,我关心你一下也没什么。”洛天依充满活力地说道,“马上就跨年了,新的一年可要开心地迎接哦。”

粟弘煋不再回话,而是把视线转向窗外的晴空。

下课后,他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何玉莲。“我这回上的颜色应该够鲜艳了吧?”“嗯,差不多,那我们这次就算是完工了,辛苦啦!”粟弘煋听到这句话如释负重,可算是完结了一件事。他走出教室,在走廊里继续眺望晴朗的天空。

也许这几天之后就不烦躁了。他看着蓝天白云,想到。

 

星期五总是让人愉悦的一天,因为马上就要到周末了。

这天下午的最后一节是班会课,班主任在上课之前就来到了教室。同学们一开始以为年段里又出了“八班事件”,赶紧交头接耳地交流这几天年段里有没有什么新的乐子。“好了,大家安静。我们这个班九月份组建之后遇上了疫情,都没有来得及举办活动促进大家的交流,那今天是平安夜,又正好是周五班会课,我们就借着这个机会开一次班级活动。”班主任兴致勃勃地在讲台上宣读道。台下一听有的玩,立刻炸了锅。大家从一开始的猜疑变成欢喜,直接大聊特聊了起来。

过了两分钟,郑尚裕、粟弘煋、黄刚、林华都和吴亦锡五人抬着两个大纸箱进来,纸箱里装的是苹果。“来,同学们把桌椅向墙边推,然后横过来,我们清理出一块空地做游戏。”“呜!”依旧是蔡伟越带头欢呼,他从座位上直接蹦起,带着周围人布置场地。同时,郑尚裕也带着几个“部下”发红苹果。

“还剩这么多。”吴亦锡瞠着双眼盯着箱子里剩的十几个苹果。“没事,到时候给洛天依全吃了。”郑尚裕摆了摆手。这家伙吃货的属性算是人尽皆知了。粟弘煋想着,往座位上看了一眼,洛天依已经把刚刚发给她的苹果咬了大半。

“嘿嘿,今天好像以前过六一节的时候。”粟弘煋刚坐下,洛天依便激动地和他分享自己的观点。“是啊,好久没过这种班级活动了。”粟弘煋微微皱了下眉头,高一的时候……班里好像组织看了个L站跨年晚会的开头来着。他看着同桌那副像小孩一样兴奋的状态,不免有些羡慕:我怎么就提不起什么兴趣呢?

“那我们第一个游戏就玩‘击鼓传花’,我会从教室前门这一列开始传这个小布包。”李瑛筱拿着话筒组织活动,“我们就玩一轮,因为后面还有别的,被传到的同学,自觉上来哦!”“那可以传给文娱委员吗?”吴亦锡靠在林华都肩上,抖着腿大声问道。“不可以,我是主持人。”李瑛筱顽皮地回答道,又补充了一句,“被抽到的同学一会留在讲台上和我组织下一个活动。”说罢,她调响了班班通里的音乐,然后把小布包扔在第一位同学的桌上。

“快点!”所有人都似碰到一块烫手的山芋一样,疯了一样把布包往旁边甩。“哎嘿嘿干什么?!”靠走廊这一边有个人直接站起身把布包抛向了对面,正好砸在吴亦锡的面前,惹得他嗷嗷大叫,“搞偷袭是吧!”他想把包往旁边塞,结果两边的人似乎串通好了,全部丢回给他。顿时全班哄堂大笑,看吴亦锡手忙脚乱地找下家。就连背对着大家的李瑛筱也忍不住捂着嘴回头偷看了几眼。

“再给我一个,对,就要那个。”在抛出那个“定时炸药”之后,靠走廊这一边的学生就闲了下来,洛天依趁机再讨了一个苹果吃。“搞针对,你们搞针对!”吴亦锡苦笑着大声喊着,门口观看学生嬉闹的班主任早就笑弯了腰。“快停!快停!”有人开始起哄。“诶我丢!”吴亦锡见对面的人在吃瓜,直接以牙还牙,把布包扔回那一片。“快传掉!”这边的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布包犹如一条泥鳅在一排桌子上滑来滑去,就是不停下。

“停!”李瑛筱暂停了音乐,转身查看布包在哪里。“嗯!”洛天依正在把苹果往嘴里塞,忽然觉得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一下,转头看见粟弘煋指着自己的桌面——布包就静静地躺在那里。“呜——不似(是),什么嘶吼(时候)”洛天依懵懵地把苹果从嘴里拿出来,嘴里还在咀嚼。她周边的人已经开始鼓掌,对面的吴亦锡更是放荡不羁地狂笑,边笑还边瞪自己左右的人:“嗯?!想坑我?!”

“呜啊,你们怎么趁我吃东西的时候下手。”洛天依气鼓鼓地说道,她此时就像一只仓鼠,双颊发胀。看戏的众人自然是压不住嘴角,纷纷大笑。“那么天依,唱首歌吧。”李瑛筱微笑着冲她说道。“等、等我吃完,你们先做别的。”洛天依三口两口把苹果吃得只剩核,抽了张纸擦干净嘴便推开桌椅走上讲台。“这么快?”旁边人被她吃东西的速度所震惊,还发着愣。

“那个,就随便唱点什么吧。”洛天依打开班班通的音乐软件,随便翻了一下,便皱皱眉头问:“这是谁的号,好多情歌,还有不少外语歌。”“那当然是我的了,看到绿钻了没有。”吴亦锡得意洋洋地说道。“咦——”他旁边的人鄙夷地看着他。“这个,这个,就这首吧。其他都不会。”洛天依犹犹豫豫地打开一首《东京不太热》。哎等会,这歌是不是……粟弘煋眯起眼睛瞄向班班通的屏幕,歌手那一栏写着“雅音宫羽”。“哦,厉害厉害,这可是我歌单里最特别的藏品。”吴亦锡忽然来了精神,瞪大眼睛准备看洛天依的表现。

“……明明心里很喜欢却保持着距离,哦怕被伤害就伪装出高冷的表情……”洛天依流畅地唱完了这首歌。她这是故意唱得大声?粟弘煋注意到洛天依把背景音调得很低,自己唱的声音也很大,也许是为了掩盖“雅音宫羽”的音色。这歌听着莫名有些伤感。粟弘煋觉得心口像是堵着什么,但他过了一会便觉得那只是一首歌而已。“好!”全班在沉默几秒后爆发出掌声和欢呼,因为刚刚那首歌实在太忧伤了,他们这会才缓过劲来。“行啊,比原唱唱得还有味道。”吴亦锡嬉笑着冲洛天依喊,粟弘煋此时注意到洛天依的表情就像是刚躲过了一场追杀一样,只是略微松了口气。

“那我们进入第二个游戏,就是你划我猜,我一次会抽八个同学上台,然后天依会在教室里向第一个人和观众展示词语。”李瑛筱说着打开了电脑上的随机数生成器,设定一到五十五号,开始“摇奖”。众人先是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看,然后在看到结果没有自己后立刻幸灾乐祸地指着那些“幸运儿”大笑。八个人上台,留下一个在教室里看家,其他几个都到走廊上等候。

“天依把那个PPT打开吧。”洛天依打开了李瑛筱拷贝进来的PPT,只见第一个词是成语“三心二意”。“好了关掉,那么第一个人进来吧。”外面的人进来了一个。打头阵的同学先比了个“四”,示意四个字,准备接龙的人赶紧点了点头。接下来大头阵的人又比了个“一”,再伸出三个手指;然后比了个“二”,指了一下自己的心口;指完心口之后他又比了个“三”伸出两个手指,但在最后一个字他卡壳了,抓耳挠腮。接龙的人一脸困惑地看着他。他忽然有了主意,伸出一根手指值了下自己的脑袋,便示意他往下传。

接下来的事情越发不对,才传了两个人,比划的动作已经走了样。看着传递信息的人无计可施,台下的同学们早就乐开了花,毕竟这个游戏的乐趣就在于看传递的各个环节出的岔子。

这时轮到沈凌霄传给许川川,沈凌霄在第三个动作呆住了一秒,而后伸出了一根中指。许川川看了之后像是被冻在了原地,而观众们早就笑得人仰马翻。然而沈凌霄的离谱操作还在继续,他在最后指向自己脑袋的时候比了个开枪的手势,还支在自己的太阳穴上。“啊哈哈……自裁吗!”郑尚裕早就笑得东倒西歪,他的嘴从开始就没合上,整个脸就像一块被捏来捏去的橡皮泥,一直在变形。“不行了,我缓一会。”他转过脸面对墙,但还是时不时爆发一阵狂笑。

接下来轮到许川川传林炬达。“来看看达哥。”郑尚裕又转了回来。许川川挠了下头,上来先用双手比了两个中指,高二十班全体同学顿时如烧开的水壶一样迸发出响亮的笑声。林炬达边笑边一脸无奈地看着许川川,又比了个中指回去,这下同学们从开水壶又变成了二踢脚,再次爆笑。两个人就在那互相比划半天,最后林炬达只得机械地给最后一位同学重复了许川川刚刚的动作。

“有、有什么思路吗?”李瑛筱费了老大劲才把笑声吞回肚子里,尽量以平静的语气问最后一个人。而洛天依还在一边扶讲台。“这,这猜什么,上了先给我两个中指,然后还要枪毙自己。猜毛线!”他边向大家比划林炬达传给他的动作,边控诉队友的“罪行”。台下的人笑得比刚才收敛了一些,纯粹是因为他们笑累了。

“好了好了,答案是三心二意。”“哦这是二?你们跟我说这是二?”最后的人把两个中指竖在胸前,到处找他的队友,此时坐着的人已经有三分之二直不起腰了。

“好了好了,下一轮,赶紧下一轮。”李瑛筱连忙终止了这场闹剧。又开了几轮,高二十班教室里的笑声也因此连绵不绝。

最后一轮抽到了粟弘煋,队里的人让他打头阵。行吧,至少不会像后面一样。粟弘煋看了眼洛天依展示的词语:电梯。这个该怎么……有了。第一个人进来时,粟弘煋先伸出两个手指比了个二,台下已经开始笑——因为第一轮的“二”,然后做了个按电梯按钮进电梯的动作。那人观察了一下粟弘煋的动作,恍然大悟,示意明白,立刻摇了下一个进来。

这一组十分顺利,动作没有出现差错。但是到最后一个人——王山时,本来好好的局面似乎要被砸了。王山在看完动作之后直接说:“懂了。”然后李瑛筱过来问,众人都满怀期待地看向他——这可是目前唯一没出篓子的组。只听王山不假思索地喊了两个字:“抢劫!”“哎呀!”众人哄堂大笑,“好好的局面给他砸了,一看就是故意的。”郑尚裕指着王山喊。就在大家还想起哄的时候,下课铃响了,谁还顾那游戏结果,一发全向教室外边涌去。

 

吃完饭回来,粟弘煋在教室里整理桌椅。“今天下午真是笑死我了。”郑尚裕从教室后门进来,边笑边加入排桌椅的行列。两人把教室座位复原之后,又有一些人回来了,有林华都、吴亦锡、胡珊阑、洛天依和何玉莲。“天依回来的正好,这些苹果交给你处理了。”郑尚裕对着洛天依晃了晃手边那个纸箱子。“呜哇,这么多人,都分了嘛。”洛天依建议道。“行,来大家都来拿。”郑尚裕把箱子搬到讲台上。

箱子里还有七八个红彤彤的大苹果,全部被在教室的人瓜分完了。“诶,话说你怎么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回到座位后,洛天依好奇地问他的同桌。“有……吗?我平时不都是这副表情。”粟弘煋有些疑惑。“嗯……那也忒严肃脸了,总让人感觉你不开心。”洛天依说着,把苹果轻轻抵在嘴唇上。她这么说倒也有点道理,但是人又不是无时无刻快乐的,为什么要一直留着副开心的表情。粟弘煋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他盯着桌上那个苹果,忽然没了食欲,便把它推给了同桌:“这个你帮我吃了吧,我不想吃了。”“好哦,嗯,我带回去给阿绫。”洛天依欣然接受了那个红苹果。

粟弘煋正要继续想刚刚那个问题的时候,陈晗走了进来,拍了下他的肩膀:“煋哥能帮我个忙吗?我得和人换个座位。”“啊?哦。”粟弘煋就站起来帮他把桌子拖到了走廊上,然后又帮他把书都搬好了。“你要和谁换?”他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顺带看了眼外边的天空——深蓝瓷片上打了青灰色的釉。“呃,何玉莲,她不想和男生坐,诶,我要去找都和大帅(吴亦锡)了。”陈晗略带兴奋地说。

粟弘煋往教室里瞧了下,何玉莲正在收拾桌面的东西,看来是准备搬了。

他和陈晗一块把那套桌椅和上面的书本文具搬到了林华都的座位边,之后粟弘煋又帮何玉莲把她的东西搬动到周唯的旁边。“谢、谢谢了。”何玉莲喘着气对粟弘煋说。

还真是无聊呢。粟弘煋帮忙处理完座位后便无所事事地坐在座位上发呆,旁边洛天依和何玉莲正在寒暄。他想画会儿画,但一想到前几天他揉了扔掉的稿纸便打消了这个念头。我还能做点什么呢?他忽然发现作为一个高中生,他似乎没有多少兴趣爱好可供消遣,也不常有人能一直聊天。环视四周,吴亦锡正对着林华都、陈晗唱歌;郑尚裕拿着乒乓球拍打出旋球然后用指甲盖把球停住;还有聊天的埋头写作业的,似乎就他一个找不到事情做。

或许可以写点什么,粟弘煋想起高一的时候他的语文老师布置过一个写诗的任务,那时候他费尽心思写了篇《太阳雨》拿了优加。得分最高的是一个抄歌词交上去的,据说是抄了一首叫《世末歌者》的歌,杜何当时好像对这事很不满。可是写诗不是和画画一样,都要灵感吗?他在白纸上才写了两句,便无法继续了。哎,又是无聊的一天。粟弘煋把下午欢笑的那节课完全抛在了脑后,兴味索然地度过了今晚的晚自习。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分享一下吧
点赞2 分享
评论 共1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请登录后查看评论内容

V次元-依の小天地——锦依卫的聚集地、洛天依作品发布平台